• 新浪微博
  • 微信服务号
  • 微信订阅号
中文 | EN | 한국의
首页 > 主题活动 > 主题活动

2018首届中国·贵州龙宫网络诗歌大赛参赛作品展播

来源:未知      作者:龙宫官网      日期:2018-10-18


原文链接:【

作者简介

沙飛,本名张玉明,作品见《星星》《诗潮》《诗刊》等,入选多种年度选本,著有诗集三部。

 

龙宫,那么多诗情画意挤满你的胸膛(组诗)

                 文/沙飛

 

漫步龙宫风景名胜区,我的肉身被苍翠收留

 

我在虫鸣的脆声脆语中

把自己像一道闪电一样摆进龙宫的内核

亿万年的时间长绳上

总有一个结可以挽出收留我的肩窝

我可以在上面小憩,打酣,喝酒

甚至把眼神埋进石头的内心

一座山的仁慈

让孤独的灵魂豁然开朗

 

呼吸在这里是细腻的

一阵风把它们抬进草色

我听见了幸福落地的声音

能和低处生灵分享世界美好的人

他的内心和天空一样辽阔

 

一只蝴蝶在龙宫的山中

就是移动的小小器皿

它不断往里面盛放花蜜

时间的纹理以及那些怦然的爱情

翩跹是它留给我的赠语

我以祝福跟帖

我们在一种默契中互为微信好友

即使分开了

我们也能在朋友圈摸着友谊的温度

 

一朵花让我陪它坐坐

一起唠唠日子的起伏转承

“生活的绣球被神抛来抛去

我们这些抢夺的人要守好自己的脚印

别掉入猎艳的陷阱。

平凡中穿过大雾的人

都有自己的舵向

远处,突然响起的一声鸟鸣啊

请你轻点

别这么快惊走季节的斑斓

 

嵌进山体的石阶小路

我把它当做一道正在书写的圣旨来阅读:

挺拔的树木在上面撑起一个个绿色的字眼

不让任何一个枝丫错失季节平等的爱

浅浅的雾岚一遍一遍润色

每一次的腾起或者沉降

都是对生命的领航

结尾的事情

还是交给半山腰的那块岩石

它知道凝固的时光

如何铺成秘而不宣的蚕茧

等待黎明剥开其中隐藏的安然

 

是的。

在这里,我已习惯了与宁静为邻

思想慢下来的时候

我的肉身被龙宫满山的苍翠收留

 

龙宫水溶洞,把婉约在地下收藏

 

是谁把龙宫这么霸气的名字驮进了地下?

是谁把这么婉约的肌理在亿万年的时光里轻轻摇曳?

 

喀斯特地貌是神掌心里的波纹,

它微微褶皱一下

一条通天的大河

便在地下沉闷的日子中把龙宫的美上升到了天堂

众神何在?众神安在?

他们的欢声笑语沁出了神的威严,

我们不得不摆好虔诚的姿势

以求得沾染一身的仙气,

让命运的走向有了坚固和温暖

 

在远去的路上,

一条暗河把自己交给了浩瀚与激昂

它所抖落的潮湿,

让一朵云牵着十万条协议而来

每一条都有一个共同的条款:

今生每一次的起跃

 飘逸或者熟睡都不能缺少龙宫这张巨大的暖床

 

此刻,我不再求神,

只想泛一叶小舟在这长长的暗河上

我猜想这水底肯定还没有见过月光 阳光 星光,

那我就借梦挪移整个苍穹的光

照亮它深藏不露的缱绻以及它举重若轻的时光

 

我不知道在这窄窄的地下,

还有什么等待我的眼神的触摸

但一定有许多属于它特制的印章

盖出了龙宫的威名远扬

比如钟乳石,这些碳酸钙沉的淀物,

在这里它不再是一种化学的过程

而是临水垂影的一个个鲜活的名词:

石笋在农历中把生命倒着生长,

它尖尖的笋尖挽住了这里的黑暗

让空旷不再空旷,让孤独不再默默潜伏

记住,请不要用手去摘,

这样很容易就折断它的洁净的私语和修行

 

还有石柱,这地下暗自竖起的玉笛

每一根都是那么倜傥,每一根都是那么挺拔。

属于龙宫的物品从不邋遢与懦弱

它们在水面摊开的日子中,

一遍一遍地吹响持久的愿望:

愿,岁月静好,若干年后,

我们还能在彼此的和音中找到当年的微笑

 

泛舟继续,

我的影子在水面追逐人工安装的霓虹

此刻,

一条暗河完美的将它们嫁接在一起

光是我,影是我,河也是我,

我们互为选择与替身

 

龙宫水溶洞,

把婉约都在地下收藏,

无论何时它都会把龙宫的美好和醇香封存在体内

给陌生的你,

一个古老而新鲜的涟漪

 

石趣园里的石头鲜活了一个又一个胎质的生命

 

把多余的杂质减除,

把情感揉进石头里封存

在神迹中,

石趣园里的石头鲜活了一个又一个胎质的生命

 

岁月善于逼问和烤打

但石趣园里的石头,

宁死不屈,恪守自我,

把秘密卡在骨头里

逼急了,

也仅仅吐一口轻蔑的口水:

不经历生死的考验,

怎能把腰板挺直?

 

此刻,

我面对的不是一块块神奇的石头,

分明是一个个硬朗的汉子

 

而跟着一块石头奔跑或者站立。

眼神,

有可能塌陷沉沦在一种无法自拔的状态

它们该需要多大的勇气,

行走地底亿万年,

行走在历史的起起落落之中

 

正如我的爱,

始终搁置在左胸口的高度恒温,

跳动

 

现在,

我想给它们一个温暖的定义,

包括具体的语法结构。

它们的洁净所支撑的蜃楼一再让我相信,

那里安放着天堂,那里没有江湖

被上帝筛选过的灵魂是没有影子的。

人间有太多的影子,

是因为每个肉体都隐藏着黑暗

 

而这些泛着光芒的石头就是神洒在人间的盐。

点点。片片。闪闪。亮亮

不会因为黑夜的到来就稀释掉内心的光洁与操守

 

观音洞,有水声喊出佛的仁慈

 

一川烟雨,倾斜了谁的视线?

一米阳光,落满了谁的笔尖?

那从佛的袖口溢出的安详,

让喧嚣的人间有了宁静的颜色

谎言在这里逃离,邪恶隐匿。

向往光明的人,把骨骼擦得透亮

万物在清醒与沉睡之间,

被佛的梵音,

拨开了内心的澄净

一切的消失,为因。

一切的存在,是果

本来无一物。

穿尘的众生在困惑中寻找心灵的归宿

 

在观音洞,

任凭四季的风如何用力地吹,

也吹不弯佛内心的辽阔

我看见从容漾在她的脸上。

我屏吸,我静止,怕,打翻经语的宁静

我下跪,我祈求,

佛的禅语降临我尘世的心,度我三千罪孽

远离人间的是是非非,

烦烦扰扰,暗箭

 

佛没有说话,

但我知道她摊开的佛手,

肯定能接住我的祈愿

于是有风过我的耳,

有雨静我的心,

有水声喊出佛的仁慈

 

在龙门飞瀑看见最美的风景

 

这里的水是能开出花的,

这里的水是能洇染传说的

走进龙门飞瀑是前世的约定。

所以,

今生的重逢必须要道一声珍重

 

假如梦境再一次失约,

待到再见时,

如果你还记得我

请你制造一场小小的风暴或者涟漪,

这是属于安顺人的豪爽与细腻

 

我知道飞瀑见证了太多飘零的故事

但在安顺人需要的时候,

它还是会放出体内绵长的文字

 

每一个词都是它精心提炼的富矿,

足以支付得起安顺人在历史中行走所需要的费用

如果说龙宫是一座睡卧的佛,

那么奔腾的龙门飞瀑就是佛手中翻动的一页经书

它让许多安顺人明白,

心地善良和仁慈的人都会得到水的滋润

 

而飞瀑行走也是有方向的,

从高处向低处

正如勤劳的安顺人,

在高处不张扬,在低处不自卑。

只有站对了位置,才能看见最美的风景

亲近飞瀑,它咆哮着告诉我的是:

真正的勇士不畏惧路途的起伏颠簸

跨过去的路,才是路。

只有胆小者才以死水的方式苟活

所以,龙宫一直以奔跑的姿势,

跳出了岁月的拘禁依旧如亿万年前一样鲜活,且连绵不绝

 

龙宫天池具有大海的厚重与仁慈

 

一大块碧绿就躺在龙宫的怀抱里,

不声不响

像一页紧贴大地的纸张,

任岁月在上面书写瓷瓶的素净

我已习惯了你的沉默,

你的寡言,

你抱紧身体潮湿的样子多像一首未开的诗蕾

如果打开,

我相信所有的韵脚都适合放在苍穹下晾晒

所有的意境都可以丈量红尘的辽阔无边

 

在这里水声荡漾,

它很容易拓得下整个世界的拓片,

让一切繁闹停止震颤

安静属于一滴水,

也属于一个内心背负光明行走的人

 

在苍茫中,

这里的冥想比深渊更加深邃

无论冬秋,无论春夏,

我知道总有一些疼痛是属于深埋底层的

而更多的时候,我们不必计较那么多。

时间是唯一的裁判者

它会给心怀澄净的人一个正义的答案

 

天池和日子一样都需要一些颠簸,

在上下的起伏中

我们一面把低处的寂寞过得热闹辽阔

一面把高处的繁华编排成段段经文,

让它们按住我们内心澎湃的欲望

 

一叶小舟在这里,把自己从少年摆渡到老年。

不用担心中途会有倾覆的可能

微风。细浪。

所有的名词都在翻动龙宫天池的厚重与仁慈

 

 一天不算老,一月不算老,百年不算老

我不知道的是,

谁能陪我一起深入天池深处,

守候千年的月光

或许,爱情的故事会在这里搁浅。

但这并不妨碍我对天池的向往,

柔软一些,恬静一些

总有一滴水饱含的盐,

能够替我结出爱的结晶

 

无论何种结局,

我都知道龙宫的天池将继续在这里涤染最真实的潮湿

给人间一个躺着的天堂


科普药园中草药就是我的亲人

 

山崖、岩缝、洞穴、溪畔

到处有杜仲、银杏、木槿的身影

它们像一粒粒汉字镶嵌在龙宫的体内

它们把根缓慢地伸进岩石、泥土,

像月色把脚伸进了龙宫的夜晚,那么轻

仁慈的灵魂不肯轻易搅乱这里的安详

 

这些茂盛的草药就是我的亲人,

看到了它们就看到了幸福的模样

他们总是在记忆中把自己活成一种挺拔,

张开的臂膀拥抱我的悲伤或者欢喜

它们从不开口辩解人间的是是非非。

始终以胸怀整个天地的沉默向我展示——

身正不怕影子斜的道理

它们不怕成长中的挫折。

风霜雪雨吹不走笑容,

压不弯脊梁

只要脚踏实地的坚守,

就会等到美丽的彩虹

它们知天命,顺自然。

开花的时候开花,

结果的时候结果

总能给人们带来一味救世良方

 

一株草木药材站在龙宫辽阔的大地上,

即使什么也不做,

枝叶间也有佛的微笑

 

龙腾堡,龙宫筛出的桃源画卷

 

把自己揉碎成一阵风,

深入龙腾堡的街巷纹理,

再翻开岁月栖息的深闺

龙腾堡就这样以温柔抵达我

此时,阳光如雪,软软的亮着。

行走于龙腾堡是需要缘分的

如果没有,一座天堂侧侧身,

美丽就会从你的眼眸中漏掉

在这里我看见了人世的安宁,

看见了草木的郁郁葱葱

当阳光打在木楼上,

一幅世外桃源便在温暖中鲜活起来

此刻,这些木楼不再是房宇,

是龙宫微张的耳朵,听得清

山里的方言,鸟鸣,乳名的呼唤。

然后以木质的韧性,拓下整个山野均匀的呼吸

如果有什么忧伤遗落在这里,

我就挪用千年的微笑替他或者她抵债

人生的道路不是一路平坦,

只有在颠沛中善于萃取身体里的盐,

才能让生活有滋有味

 

龙腾堡,龙宫筛出的桃源画卷,

它摊开的深厚文化和蓬勃的精神被农历缠绕:

婉约,豪迈,像安澜,像闪电。

总有一个名词或者形容词乘着炊烟升到天上

注视着这里波光粼粼的诗意人生

 

那么多条小路,

多像一本本贴在地上的练习薄,

足够一代又一代安顺人

在这里庄严地写下祖训:

勤劳的人背负美好昂首前进

而那些路边开着的不知名的野花像静默的蝴蝶,

给自己打上了龙腾堡的胎记

就不愿意轻易搬走嘴里的花蜜,

怕一开口就会丢掉储存的幸福

 

 而在龙腾堡慢下来的最好方式就是把自己坐成一块石头

任风云变测,也能坚守一颗初心。

等你来,或不来

所有的相遇哪怕只有一次也足够回味一生


关键词 诗会